意外的收穫

奉命参加女友的好朋友嘉祺的婚礼,女友是她的伴娘,我则负责摄影及做一些接待的工作。嘉祺这小妮子其实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因为女友毕业后就回新竹科学园区上班,嘉祺是她的同窗好友,结婚的对象听说是她们公司的主管。反正我无所谓,帮忙就帮忙吧!婚礼前一天是礼拜六,我和女友中午过后就直接前往台北嘉祺家。她的家很小,就三个房间,可是有一间因为太小,在她弟弟结婚搬出去后就充当储藏室使用,剩下的一个房间是她妈妈的卧室,另外一个则是嘉祺和她妹妹的房间,她爸爸则早已去世,房间内相当简单,一个双人床及一个大衣橱就佔去大部份空间。要当新娘子的人总是特别紧张兴奋,初见嘉祺,竟然比预料中漂亮,身材尤其好得没话说,虽然穿着运动服,但是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仍然清楚可见,嘉祺的妹妹嘉龄也是个美女,只是不多话。我女友和嘉祺一碰面就叽叽喳喳地讲个不停,我则像傻子一样坐在一旁。晚餐后嘉祺因为隔天很早就要早起化妆,她妈妈八点不到就叫她要早睡,为了安排我和女友的睡 着实伤脑筋,最后决定嘉龄和妈妈一起睡,我们三人则挤在同一间。这麽早我实在睡不着,嘉祺和我女友一样也睡不着,加上挤满一个床上,身旁又有两个美女相伴,怎不教我想入非非?只是女友隔在中间,再怎麽大胆也不敢越线。三个人躺平一个小时后仍旧未睡得着,嘉祺终于受不了起身,女友也跟着起来,我则懒得坐起,反正也没我的事。朦胧中听到她们俩说都睡不着,嘉祺更加紧张,女友灵机一动说:「我这儿有一种安神的药剂,是我失眠看医生拿的,不会有副作用,你要不要试试?」女友有失眠的癥状我是熟知的,嘉祺像是考虑半晌,问道:「会不会因此睡过头?」女友说:「你放心,你妈妈会叫醒我们的。」想想也是。吃完葯后不过一下子,女友均匀的呼吸声就从耳边传出,她和嘉祺盖同一条被子,我自己盖一条,回头透过昏黄的灯光我看到她俩都睡得很甜,伸手潜入她们被窝中,女友胸脯熟悉的温暖让我更加睡不着,兴緻一来顺便伸往嘉祺身上探去。我靠!!嘉祺竟然没有穿胸罩。对了!听到她们曾说明天的礼服不必穿胸罩,她的胸部比女友大,我小弟弟经过这样的刺激,涨得老大。隔着厚厚的睡袍摸起来不踏实,我轻易拉开她的胸口,啐!!女孩子睡觉怎麽可以如此不小心?吃过葯后的嘉祺深沉地睡着,不像女友常吃,她可是睡得死死的。我翻身下床,跑到她床边,她侧卧正背对着我,悄悄掀起被子,厚棉质的睡袍下若隐若现的美腿鬆弛交叉着。其实房间内因为有暖炉,热烘烘的,我蹑手蹑脚的拉开睡袍的开叉,嘉祺穿的是性感的大红色性感内裤,小小薄薄的一小件,想必是为了明天精心準备的,薄纱般的红色蕾丝陷入美臀中,我用手指勾起小裤裆,侵入熟透的美穴,阴毛浓而密黑,整个胯下长得满满的,真是意料之外。甜睡中的嘉祺完全不晓得自己阴部的裸露,犹自好梦中。身体的刺激会影响人的梦境,梦境的情绪也会影响身体的反应,服药后的嘉祺不易清醒的特性,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挑逗她的蜜唇。阵阵的性官能刺激传到嘉祺的睡梦中,渐渐化成涟漪泛开成一织美丽的春梦,有过经验的嘉祺更加能够想像被插入的滋味,大脑的梦境引起官能的自然反应,她的小穴渐渐湿热起来。我实在受不了这等诱惑,掏出鸡巴往她胯下磨蹭,不断撑入缝隙中,只是有些顾忌不敢插入。着急中突发奇想,努力平息自己怒张的鸡巴,待鬆软一些后拗弯一塞,果然应声而入。嘉祺紧凑热滑的淫穴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插入,心中暗暗得意,软蛋刚好磨擦在她的大腿上,她这样的淫相让我鸡巴马上涨大,在她的穴穴中硬挺。我怕突然的刺激会吵醒她,故而不抽动,要等她的美穴适应。果然经过一下子后,她阴道渐渐鬆弛,代之而起的是滚热的淫水汨汨流出,未脱下的红色底裤夹在阴茎与她的大腿侧,形成一个淫秽的景像。开始缓慢的抽插,黑红色的鸡巴慢慢的进出白嫩的美穴,这个待嫁的新娘正不知觉的被姦淫,巧的是她还作着淫蕩无比的春梦,梦境中的自己发浪的模样儿是平常自己想也不敢想的,被鸡巴带出的淫水马上沾湿红色的底裤,我兴奋地一次又一次的冲刺。她流出的淫水很多,而且有一股骚味儿,不是香甜,也不是臭味,可就是让人勾起无限的性冲动。在完全自然的情况下我喷射出浓精,一次次的抽动中,终于酣畅得射入她的秘穴里。拔出沾泄着我的精液及她的淫水的鸡巴后,一股混合的味道瀰漫在空气中,我清理一下自己的小弟弟,贪婪的看她沾湿的阴毛及底裤,真是个熟透的淫娃!帮她盖上被子,我神不知鬼不觉的钻入自己的被窝中睡觉,经过这样爽过,我迅速入睡┅┅好像没一会儿,床头柜的闹钟响起,我女友反应倒是很快,马上醒过来,按掉闹钟后随即摇醒我,同时开灯并叫着嘉祺。刺眼的日光灯让我闭眼闭得更紧,女友说她要先去盥洗室,我无奈的起身。女友起床后,床上就剩下我和嘉祺,只见她也是睡眼惺忪的坐起来。褪下被子后,她胸部毫无保留的曝露出来,昨晚我记得掀开但忘掉合上了,可能是暖炉加上没带眼镜,她并没有马上发现。几乎连惯的动作她掀动被子,松散的性感内裤完全遮掩不住她的阴部,尤其是她的阴毛浓密乌黑,看到这美景的我马上竖立致敬。发现曝光的嘉祺立即回头看我是否有看到这景像,正好和我四目相对,由于内裤只是像徵性的挂在臀部上,我一刻也不肯放过,色色的盯着不动,她尴尬的遮掩住,急于穿好内裤,并嗔道:「你好色喔!」我厚着脸皮镇定回答:「嘉祺!不用紧张,反正我又不是没有看过,只是没看过你的而已。耶~~你的内裤很性感喔!」俏皮的话化解不少紧张的气氛,无言以对的嘉祺红透双颊背对着我,从镜子的反射,我看到她的手正触及自己的阴部整理内裤,只见她顺手抽取一张卫生纸拭着手。我懂了!原来是昨晚的遗留,想必下体更多,只是碍于我在一旁,不敢去擦拭而已。就在我呆在那儿幻想时,女友开门进来,轻笑的说换新娘子进去了,我恢复动作,穿起西装外套┅┅嘉祺迷惑的进到浴室,脱下底裤,看到自己湿漉漉的阴部以及体内异常的感觉,不禁暗地里怀疑自己是否曾被姦淫。越不往这方面想感觉就越强烈,坐在马桶上的嘉祺怔怔的流下泪珠,懊悔和受曲辱的感觉袭满全身,探向阴道流出的液体更让她困窘。以往和未婚夫做爱时总是有戴套子,所以不曾有过这样的东西。她想出一个理由说服自己,相信这都是她昨晚做梦的关係,不然她也不晓得该如何是好?想通了这层关键后,嘉祺收起泪水,心想,只要大家都不说出来,那就没有事┅┅回想昨晚旖旎的春梦顿时比较释怀,就当是婚前的一段回忆吧!!也许这样最好,也许吧?

回到顶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