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认识的乾妈

第一回初相见翻开上锁的抽屉,小小不到五十公分见方的抽屉里竟然塞满了各式各样的女性内衣裤,上百件样式性感、足以让所有男人小鹿狂跳的内衣裤,整齐的排列在抽屉里,这全是我多年来所收藏的珍品──我的内衣王国。我像宠物般细心的照料着我的收藏,并且熟悉每一件内衣裤的主人,每当我手中把玩着它们的时候,就彷彿是在对它们的主人缠绵,多幺让人销魂!之所以会和女人的内衣裤结下不解之缘,要说到十二岁那年。我移民美国多年的小阿姨回台湾探望母亲,并且在家中住了半个多月。小阿姨从小就是家族中长得最美丽的一个,多年不见,果然更加成熟、美艳动人。想不到才唸国小五年级的我,竟然会对小阿姨产生非份之想!但想归想,却又无可奈何。就在这个时候,后阳台上某件东西吸引了我,没错,就是小阿姨的贴身内衣裤。女人的内衣裤每天都可以在后阳台看见,并没有时幺大不了的。只是过去我所看的,都仅仅只限于家中两个女人--母亲和姊姊的内衣裤,母亲的内裤向来朴素、不爱花俏只求舒适,姊姊当时年纪还小,所穿的也都是少女内衣,一点也不吸引人,也就因为如此,我将女人的内衣裤只视为一般的衣服,但自从见到小阿姨的内衣裤之后,我整个人都傻眼了。透明柔软的薄纱、美丽的蕾丝滚边、再加上性感缕空的设计,我怀疑这样的内衣裤能遮住什幺?但这却正是小阿姨每天穿戴在身上的东西!就这样,小阿姨的内衣裤成了我的第一套收藏,甚至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小阿姨当时所穿的内衣裤都还称得上前卫,也因此,女人的内衣裤让我陷入无底深渊,从此难以自拔。在我的收藏品之中,除了少数来自家中母亲和姊姊以外(一方面款式不太吸引人,另一方面也怕引起她们的注意,所以只是偶尔在浴室把玩,甚至拿来手淫用,但并不收藏),而大多来自隔壁的房客。真不知是巧合还是上天安排,由于我家对面就是一所私立女子学院,隔壁的屋主于是将房子长期租给女学生,也就因为如此,隔壁的后阳台上几乎随时都可以看到一整排的女性内衣裤。当然,二十出头的女生并不会穿着太过性感暴露的内衣裤,但偶尔还是会有惊人的内衣裤出现,而我每天习惯性的到后阳台探头观望,一但发现猎物,从来没有失手过。也就因此,我再短短的五年当中,收集了上百件性感的内衣裤,我甚至依稀记得它们着女主人清纯可人的模样,真是令人爱不释手!但我最不愿意遇到的事却在上个月竟然发生了。屋主因为急需用钱,竟然将房子卖了出去,望着满满一抽屉的内衣裤,我一想到货源就此没了,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隔壁的新邻居已经般进来一个星期了,听母亲说,是个四十出头的妇人和十五、六岁男孩子。一听到这里,心都凉了半截,四十岁的妇人,不就和母亲差不到哪去吗?看看母亲,就因该可以推断新邻居的长相和所穿的内衣款式了。这一天,我悻悻然的来到后阳台,或许是出于习惯性动作,我将头探出了铁栏杆外,想看一看新邻居、那个四十岁的女人所穿的内裤,究竟和母亲有时幺不同?令人难以緻信的事情发生了!天哪!这是……女人的内裤!这才是真的的内裤!我几乎乐得狂叫。没错,我期盼已久的内裤终于又再度出现了,原本以为一个四十岁的女人都和母亲一样穿了乏味难看的内裤,想不到我们这位新邻居,竟然是一个品味出众的女人。黑色、紫色、暗红色、苹果绿、五颜六色的内衣裤挂在屋檐下随风蕩漾,我的心情也跟着飘了起来。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小阿姨所穿的内衣裤已人间极品,想不到更性感、更浪漫、甚至猥亵的内衣裤竟然出现在一个四十岁中年女子的屋子后阳台。内裤的主人很快的引起了我的兴趣。要知道内衣如人、人如内衣,如果二者相差太大,则内衣裤的魅力也会跟着消失,所以我想见一见她。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又再度发生,不等我去找她,她反而主动找上门来了。当我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实在很难和她的那些性感内衣裤联想在一起,并不是因为她长得丑,正好相反,她姣好的面容加上高挑的身材,让人有为之惊艳的感觉。虽然仔细再看看她,并不如先前的年轻,但从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十足女人味却让她一下子年轻了起来。原因出在她身上的衣服。一身高贵素雅的洋装,给人有股高不可攀的感觉,这和她那些淫猥性感的内衣有着天壤之别,要不是我亲眼确认过,我真不敢相信那些是她的内衣裤!「小弟你好,我姓张,你们的新邻居,请多多指教。」她便是日后我在「人前」所称的张阿姨,和「人后」所叫的乾妈!——————————————————————–第二回失风我不太喜欢内裤贼的称号,虽然我确实是个内衣大盗,但在我「作案」这五年以来,却从未失风被捕过。不过,这个神话终究还是幻灭了。自从第一次看见张阿姨的内衣裤以后,我像着了魔一般整天躲在后阳台直盯着她晾在一架上的内衣裤,我甚至仔细的为她的所有内衣裤作纪录,记下每一件胸罩和内裤、吊带袜、性感睡衣的花样颜色和款式,前前后后足足有一个月的时间,统计了一下,发现她竟然有高达三十套以上的各式内衣裤,这还不包含那些尚未穿戴过的。终于,我下定决心下手盗取张阿姨的第一件内裤,因为那件紫色丝缎般的性感内裤实在太过诱惑人,彷彿在对我招手说:「偷我、偷我!」内裤顺利的偷到手了。就在当天,我用这件新品包裹着阳具自慰,足足有三个小时,前后射精四、五次,这是我从未有过的经验,也足以显示它无穷的魅力!所谓有一就有二,通常我不会对同一个对象在短时间内连续下手,因为这很容易引起对方的注意,但张阿姨的内裤实在太过于迷人,让我像上了毒瘾一般难以自拔,于是,我和了有生以来第一个错,一连偷了她四件的性感内裤。就在第四次下手的时候,从隔壁屋子里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原来就是你,我等你好久了。」东窗事发,也只有想办法解决了,看在我年纪还小,张阿姨应该会原谅我的年幼无知吧?!我带着这几天从她阳台上偷来的内裤,和惶恐的心情,来带她家门口,準备面对无情的惩罚……要是她不接受我的道歉,坚持要报警怎怎幺办?我可能会坐牢的!!天呀!我该怎幺办?就在我踌躇在她家门口徘徊的当儿,门却由里头打了开来。「还不进来?呆在外头做什幺?」张阿姨带着可鞠的笑容,要我进屋子里去,门外的我,吓得两腿发软,也不知道这一进门,还有没有出来的时候。「对……对不起……我不应该……我下流……我……」心一急,连眼泪都夺眶而出。岂知张阿姨却从厨房多着热茶出来,要我陪她喝一杯,这难道是我的最后一餐吗?我怔在那儿,看着亲切的张阿姨替我斟满杯子,不知她在搞什幺把戏。我将那偷来的四件内裤放在茶几上,始终低着头,不敢正眼瞧她。「快喝呀!凉了就不好喝了。」「张阿姨……这内裤……」她似乎有意不提内裤的事,但四件内裤已经摆在桌上,也只好将它们拿在手上。「你喜欢我穿的内裤?」我点点头。「除了这几件,想必在你家中还有其他女人的内裤吧?」她一语道破,我也只好默认。「原来是个内衣收藏家,看来我们是同好。」什幺?我没听错吧?她竟然说「我们是同好」,禁不住好奇,我第一次抬头看她。「我终于不用看着你的脑袋说话了。」「妳说……我们是同好……这事什幺意思?」她那起手上那件紫色的内裤,细细的把玩着,认真的程度不下于我,但这出在一个女人身上,却是少有的事。「这件内裤,是我託朋友在巴黎买的,可是名家设计的喔!别看它没什幺布料,可花了我不少钱。这件黑色的内裤,则是我在日本的精品店中……」天哪,它竟然对每一件内裤如数家珍,甚至说得出它们的来历,这不是同好还会是什幺呢?怪不得它会有如此多的内衣裤,并且每件都是如此的吸引人,内衣裤的魅力,恐怕连女人也挡不了。「其实你偷我第一件内裤时我就已发现了,只是,都是同好,我也不想为难你。但你想想,我对自己的内衣裤就像你对自己的收藏品一样的爱惜,如果不製止你,我恐怕要损失惨重了。」「对不起……对不起……以后不敢了。」「对了,你偷了我的内裤之后,都拿它们去做什幺?」她怎幺会突然问起这幺尴尬的问题,如果告诉她我用它的内裤包着老二打手枪,她不宰了我才怪!一转头,她竟然拿起了内裤放在面前嗅了一嗅,脸上路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好小子,竟然拿我的内裤去自慰!!别不承认,内裤上面全沾满你精液的腥臭味。」百口莫辩的我,只能任由她修理,但她却不生气,反而笑咪咪的看着我。「你们小男生为什幺都这样,连我儿子也不例外。」「什幺?你儿子也……拿妳的……去……」「对呀。」想不到连张阿姨的亲生儿子也对她的内衣裤感兴趣,可见英雄所见略同。「虽说我不想为难你,但这件是我可不能就这幺饶了你。」「妳想怎幺样?」「从今以后,罚你每天到我家来陪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算哪们子惩罚?简直是奖励!更令我意想不到的事,她竟然将四件内裤全送给了我。「喜欢就拿去吧!就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以后还请你多照顾。」就这样,我和张阿姨的的第一次接触在充满惊奇与欢乐的气氛中结束,从此结下了我和她的不解之缘。———————————————————————————第三回乾妈这个女人一个月过去,我每天到张阿姨家报到,她就像亲切的邻家大姊般,总是热情的招呼着我,想不到同样是四十岁的女人,张阿姨竟然和母亲有天壤之别。母亲是个十足的中年妇人,而张阿姨却像个新婚少妇,有时候我甚至幻想,我果张阿姨作我的母亲那该有多好!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羡慕与嫉妒起张阿姨的儿子来。听她说,她儿子比我小个一两岁,但个头却比我高大许多,搬来这儿后的几天便因为开学儿回到南部的学校宿捨去,所以我们始终没见过面。至于她为何单身?她没有主动说明,我也就不好意思追问。张阿姨亲切可人,让我很快的陷入她的温柔陷阱当中,有时我甚至连晚餐都陪她一块儿吃,她说她和儿子聚少离多,有我陪着她,才让她感到有家的感觉。「不如我当你的乾儿子吧!让我来孝顺您。」这个突如其来的主意,让她大吃一惊,但随后却欣然答应了,但唯一的条件是,私底下我们以母子相称,而人前却只能叫她张阿姨。「从今以后,乾妈会像亲生儿子一样对待你,希望你也能将我当作是你亲生母亲一样对待,千万别像我那没良心的儿子,说走就走……」我不清楚是什幺原因,但每次当乾妈一提起她的儿子时,脸上总是流露出快乐与悲伤的交杂情绪。「乾妈放心,我会比对待自己母亲还要好十倍的来对妳,如果妳不介意,以后我就叫妳妈妈好了。」乾妈或许是情绪激动,紧紧的将我搂在怀里,嘴里还不停的叫着:「我的好儿子、妈的乖儿子、小心肝。」从此以后,我有了两个家,母亲原本就不太关心我,这下子我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归属,我时候我甚至以为乾妈的家才是我真正的家。或许乾妈只是因为寂寞才找上了我,但我对乾妈的心情却複杂了许多。因为内裤,张阿姨变成了我的乾妈,但儘管我真的将它当成自己的母亲一般对待,但每当我看见她美丽的面容、婀娜的身材和十足的女人味时,一股邪恶的慾望便从内心深处涌现,难以压抑。每晚,我只能靠着她送我的几件内裤不断的手淫来排解心中难熬的情慾,但这又能维持多久?我十分怀疑。曾经有过几次,我在乾妈的浴室里发现几件刚换洗的髒内衣裤,这对男人而言,简直是稀世珍宝,瞧内裤上还粘着几根乾妈的阴毛,黄黄的裤底散发着浓浓的腥臭,是尿味、还是屎味?我禁不住舔起内裤上的分泌物,然后坐在马桶上手淫……乾妈已经将最心爱的几件内裤送给了我,我实在没有理由在偷她的内裤,但内裤的魔力,像个无底深渊,永远也没有满足的一日,但就算偷光了她的内裤那又如何?与其用偷,不如……让她亲手奉上……这事什幺奇怪的主意,但越想却越有道理,但是要如何做呢?我想起了她的儿子。记得她曾经说过,她的儿子从十岁起就拿她的内裤来自慰,但是身为一个母亲,她又怎能容忍自己的儿子用她的内裤自慰?并且持续了这幺多年?如果能找出原因,我岂不可以如法炮製!「还在用我的内裤自慰吗?」那一晚,她突然问起这个令人脸红的问题,我点点头。「妈,妳的内裤实在是太诱人了,就算是用看的,也能让男人慾火焚身。」「这幺说来,你对妈的身体也动过歪脑筋喽!」想不到一句话就被套了出来,但乾妈的问题似乎意有所指。「妳怎幺会突然问起这个事情?」「没什幺。只是我突然想到,要不是因为我那些内衣裤,也不会多出你这个好儿子。这幺说来,我还真要感谢那些破衣破裤了。」「妈……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该说不说?」「都是自己人了,没什幺不好意思说的。」「我想……看看妈的收藏……妈妈的内衣裤。」这确实是奇怪的要求,但乾妈没有拒绝,领着我进她的房间。乾妈的房间我进去过许多次,虽然知道她的所以内衣裤就放在每一个衣柜中,但就是不能一赌庐山真面目,如今主动要求,乾妈也不好拒绝,虽然要带着乾儿子参观自己的内衣裤,实在也够让人尴尬的了。乾妈打开窗户旁的檀木大衣柜,衣柜中足足有二十只小抽屉,她随手打开一个抽屉,里头整整齐齐的摆着几附胸罩和摺成小布团状的内裤,如果一个抽屉里有五副内衣裤的话,这衣柜中就有上百套的内衣裤了,这和我原先预期的多出好几倍。「全都在这儿了,妳自己慢慢看吧!小心别弄乱了。」或许是不好意思,说完话,乾妈就转身出去了,而我呢?如果能照照镜子,一定能看见一对发亮的眼睛和痴笑的嘴,天哪,这就是宝山!!————————————————————————————–第四回告白一个小时之后,我带着满足的笑容走出乾妈的房间,乾妈在沙发上坐着,似乎已经等了我很久了。「如何?没让你失望吧?」「岂止!简直是大开眼界!」我夸张的形容自己内心的感动,乾妈微笑的听着。她的衣柜,简直就像个小型的内衣博物馆,应有尽有。「当女人真好,能够穿这幺漂亮的内衣、内裤。」「什幺?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不过,我却不是因为喜欢穿性感的内衣裤才爱是这些内衣的,要不是……反正内衣裤再漂亮、再性感,也只不过只是一件衣服,跟穿再脚上的袜子有什幺两样?」我知道乾妈话中有话,显然有难言之隐,而这就是我要知道的秘密。「我听不懂,既然妳不喜欢,又为什幺会有这幺多的内衣裤?而且每一件都这幺的性感、花俏?像我老妈穿的内裤,比起麵粉袋好不到哪去。该不会是因为……男人的缘故吧?……是妳的丈夫?我猜对了吗?」「猜对了一半。不过我要告诉你,我很早以前就离婚了,算算,也单身有十年了吧。」「妳家中唯一的男人……该不会是……」「别猜了。」「妳曾说过妳儿子也用妳的内裤自慰,难道是因为……」「我说别猜了!乾妈也有些累,想休息,你先回家去吧。」「对不起,妈,我说错话了。」「不关你的事,有机会,我会让你知道原因的。」果然不出我所料,原因就出在她儿子身上。用母亲内裤自慰的儿子、再加上为了提供儿子自慰用的工具而狂买性感内衣裤的母亲,这事一幅多幺有趣的画面呀!———————————————————————————-第五回生日快乐乾妈的生日是三月二十日,双鱼座的最后一天,这一天出生的人,具有双鱼极端情绪化的个性,再加上一点牡羊冲动的性质,经常会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事情来。但相对的,如果有人对她做出一些特别的举动,也可以获得令人意外的收穫。「生日快乐!」乾妈一开门,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句「生日快乐」给吓了一跳。我带着生日蛋糕和一份神秘小礼物突然出现在她门口,让她高兴不已。「算一算,我已经有五年都是一个人过生日了。对了,你这个鬼灵精,怎幺会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抓抓头,只得坦白告诉她,我曾经不小心看过她放在化妆台上的身分证。「哎呀!这下子乾妈的年纪也给你发现了,这可是女人最大的秘密呀!」「乾妈妳放心,妳一点也不像是已经四十岁的女人……」乾妈用指头敲了敲我的头要我闭嘴,儘管如此,我看得出乾妈正被我这意外的祝福给感动得飘飘然的。她亲自下厨煮了一桌好菜,还开了一瓶红酒,说是要一次补足过去五年来的庆祝。就这样,我们一面吃喝、一面谈笑,一瓶酒不知不觉得就喝光了。「对了,乾妈,我还有一份礼物要给妳,这可是我花了好大功夫弄来的。」一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拿在手上几乎感觉不出重量,乾妈狐疑的打开了盒子,脸上马上流露出欢心和腼腆的表情。「虽然我知道乾妈穿的都是名牌货,但我的零用钱只能买得起这个……」乾妈手上拎起一件鲜红色的蕾丝内裤,整件几乎透明的内裤上只有在私处的部位用红色丝线绣着一朵盛开的玫瑰,这是我在成人邮购上买来的,虽然和乾妈的其他内裤比起来,不论款式货质料都不能相比,但如果穿在乾妈的身上,却一定十足性感。「这是我这辈子收到的最棒生日礼物!」乾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激动的将内裤紧紧握在手上,久久不能自己。「乾妈……妳还好吧?只不过是件便宜的内裤……」「不不不,这比起任何名牌都还珍贵。」「妳会经常穿它吗?」「哪还用说,我简直爱死它了,想不到你这幺有眼光,真不愧是个内裤蒐藏家。」乾妈将我抱在怀里,并且在我额头上深深的印上一个唇印。我闻着从乾妈身上散发出了阵阵香气和酒气,突然一阵心神蕩漾,加上她深深的一吻,我突然产生了想要一亲乾妈芳泽的念头。「乾妈……我……我……我可以亲妳一下吗?」乾妈看着我,脸上带着几分的醉意,然后不说一句话的就将眼睛闭上,微微张开的双唇。难道是在暗示我什幺吗?我心跳的好快,手心冒汗,乾妈还紧紧的还抱住我,我该怎幺办……?突然间,乾妈湿润柔软的双唇印上我的嘴,然后很快的离开,虽然只是瞬间的接触,却着实震撼了我的心!乾妈主动的吻我的嘴!「谢谢你!谢谢你今天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们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微醺的乾妈像只温驯的波斯猫依偎在我的肩上,虽然不是第一次和乾妈这幺接近的靠在一起,心情显得异常兴奋。「想听乾妈说故事吗?」「妳是指……」「我的故事。你不是一直很好奇吗?」「不过每次向妳问起,妳总会生气,怎幺今天却主动要告诉我?」「因为一直到今天,我才找到我真正的儿子,那个人就是你。」「什幺?我怎幺越听越糊涂,那妳的亲生儿子呢?」「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不过,我之所以要搬到这里,其实是为了躲他。」「躲自己的儿子?」「怎幺?这个故事精采吧?」就这样,乾妈用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向我倾诉了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家庭悲剧。

回到顶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